最新消息:上海曲艺网正式上线!欢迎喜欢上海说唱,上海滑稽,浦东说书,独脚戏,苏州评话等老上海传统表演的朋友们多多光临!欢迎您:【注册】/【登录】

追忆滑稽表演艺术家翁双杰:年轻的老翁

新闻 admin 1255浏览 0评论

追忆翁双杰
上海曲艺家协会有个传统,每逢新春佳节,主席团成员都要上门慰问老艺术家。新年伊始,我正在拟定慰问名单,突然传来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翁双杰先生于1月6日逝世的消息,望着慰问名单中的翁双杰三字,我心情沉痛,任凭泪水纵流……

  拜师学艺

  翁双杰先生原名翁志刚,生于1928年,浙江慈溪人。国家一级演员,中国民主同盟会盟员。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、上海曲艺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。

  翁双杰从小活泼好动,聪明机灵。少年时,父母送他到王兴昌西服呢绒店当学徒。谁知他对做西服一点兴趣也没有,倒是店铺里那台平民百姓家罕见的收音机,引起了翁双杰的关注。收音机每天播放各种戏曲和曲艺节目,翁双杰特别喜欢收听滑稽节目,尤其推崇滑稽泰斗姚慕双、周柏春仲昆的表演。日长时久,翁双杰居然还能模仿两位前辈的表演,逗得西服店的师傅们哈哈大笑。店老板与他开玩笑,说道:“难怪你学裁缝不安心,我看你是投错了山门,要是去拜姚慕双、周柏春唱滑稽,说不定会有大出息。”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谁也没想到,店老板这句笑话,竟然萌发了翁志刚要拜姚、周为师,做个滑稽艺人的志向。

  当时,姚慕双、周柏春两位先生正处于事业高峰,想拜他俩门下谈何容易?翁志刚到处打听,托人说情,终于精诚石开,姚慕双、周柏春同意收他为徒,1949年冬天,正式举行拜师仪式。

  姚、周两位先生艺术高超,追随者很多。有人开玩笑,说他俩是“一排徒弟”。周柏春公开表示:“仔细算起来,还不止一排徒弟呢。”先生为每位学生都取了艺名,其中均含双字,故称为“双字辈”,不同的是,男学生为“明双”,如吴双艺、童双春等。女学生为“暗双”,即冠以复姓,如诸葛、上官等。在拜师仪式上,翁志刚遵师命改名为“翁双杰”,从此,他在滑稽舞台上活跃六十多年,以自成一格的艺术形象,独步艺林,为海派艺术作出了杰出成绩。

  脱颖而出

  滑稽艺术深受江南观众欢迎,据有关部门统计,新中国成立初期,光在上海就有表演团体30家,从业人员多达数百名。1950年,翁双杰随师加入蜜蜂滑稽剧团。当时,尽管他学艺努力,进步很快,在观众中已有影响,但是,作为一名青年演员要想在人才辈出的滑稽界脱颖而出,仍然困难重重。1960年,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、戏剧大师黄佐临为了提高滑稽艺术的品味和演出水平,大胆地作了尝试,吸收蜜蜂滑稽剧团为主体,组建了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滑稽剧团。在这个新环境里,翁双杰开始注重艺术品位的提高和探索自身的艺术发展,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

  1961年,翁双杰参加上海市人民政府组织的慰问团,远赴大西北慰问参加建设的上海职工。在这次活动中,翁双杰有幸与滑稽买足球外围野鸡比赛袁一灵合作表演独脚戏《满面春风》。这个节目的内容是:两名服务态度迥异的理发员是怎样对待顾客的。作品歌颂了先进工作者,善意批评了不安心本职工作的落后者。胖嘟嘟的翁双杰与瘦骨伶仃的袁一灵外形差距很大,俩人站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对活宝的模样。再加上翁双杰表演那不安心本职工作的理发员,拿着三巧板作道具权充剪刀,在袁一灵的头上乱剪乱削,他一边为人理发,一边大跳摇滚舞,顿时赢得了观众的喜爱,现场笑声掌声不绝。翁双杰这种新颖的表演方法并不是来自他的即兴灵感,而是潜心研究表演,借鉴舞蹈、杂技、哑剧等形式,结合滑稽艺术本身的招笑规律,才形成这种前后摇晃、左右摆动、笨拙移位、颠仆跃身、突梯滑稽的动作,令观众感到新奇和有趣,从而得到广大观众喜爱。

  姚、周两位先生善于调教学生,他们对翁双杰运用自身形体动作为招笑方法,给予热情鼓励。从此,翁双杰不断总结经验,丰富艺术实践,完善独创的形体动作,用这种突梯滑稽的动作作为绝妙的招笑手法,凭此塑造芸芸众生的人物性格,被誉为“滑稽界的小宝贝”。

  角色鲜明

  在长期从艺生涯中,翁双杰悉心研究技艺,不断有所创新,因此,他的表演颇有特色,独具一格。比如舞台亮相,他也与众不同,胖乎乎、圆滚滚的身材十分灵活地蹦蹦跳跳上场,开口就用富有节奏的语调向大家问候:“亲爱的观众朋友们,你们——好”。这一招果然厉害,往往先声夺人,赢得满堂掌声。有人评论:翁双杰的上场势很高明,足以媲美相声买足球外围野鸡比赛冯巩。足见笑星分南北,艺术成一统,滑稽与相声的招笑技巧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翁双杰擅长在滑稽戏中塑造各种市井小人物,在《满园春风》中饰演厨师小胖,他匠心独运,把角色塑造成为一位业余舞蹈爱好者,天性活泼,左手拿砂锅,右手执铁勺,整天在店堂里欢跃,展示了青年那种胸无城府、乐观的性格特征,即使厨房失火了,经理惊呼急叫,小胖依然悠闲自在地跳着舞步,有条不紊地进行救火,现场效果使人忍俊不禁。在《路灯下的宝贝》中扮演待业青年蒋二毛更具有特色,一招一式真实可笑,获得首届上海戏剧表演奖。他在《性命交关》中,饰演大吹大擂、猥琐卑劣的“造反喽啰”阿六头,《海外奇谈》中饰演阳奉阴违、装模作样的侍者却利,《不是冤家不碰头》中饰演笨拙中透机灵、热情中存偏执的退休工人丁雨柏,都展现了人物个性鲜明、角色情绪饱满的舞台形象。

  翁双杰还擅长表演独脚戏,经常表演的保留节目有《拉黄包车》《啼笑皆非》《骗大饼》《满面春风》等段子。1979年,他应美国著名戏剧家鲍勃·霍甫之邀,参与电视片《通向中国之路》的拍摄,深得合作者的赞誉。

  疯狂减肥

  翁双杰脸色红润,体形矮胖,外形逗人喜爱。他平时很注重身体的保养。他说:“作为演员,应当注重营养,只有吃好睡好,才能精气神十足,投入艺术创作。”不过,为了艺术创作,往往也会有例外情况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剧团排练滑稽戏《路灯下的宝贝》。导演胡伟民根据演员自身条件安排戏中角色,其他角色都好办,唯独有个20岁出头的无业青年蒋二毛,这个角色谁来演,导演大伤脑筋。照理说这个角色并不难选,按戏路子是个小滑稽,非翁双杰莫属。但是,当时的翁双杰已经55岁,形体起了很大变化,胖墩墩、矮笃笃且不说,要命的是肚子凸出得厉害,往往人未进门,肚子先到房间,活像一个怀孕八九个月的产妇,要他扮演个20岁出头的大孩子,实在太难了。导演胡伟民担心翁双杰难以胜任,一直举棋不定。翁双杰知悉后,主动找到导演请缨,拍胸担保:“请你放心,我有把握演好这个角色,至于肚皮尺寸太大,没有关系,我准备减肥,还参加体育锻炼。”翁双杰说到做到,他每天清晨起来跳绳,从少到多,逐步增强运动量,持之以恒,从不中断,不久体重足足瘦了九公斤,不仅体形好看了,消失多年的曲线又在他身上出现了。《路灯下的宝贝》中有一场戏,导演要求蒋二毛爬建筑工地的脚手架,翁双杰不但爬得飞快神速,而且动作既利落又潇洒,活脱脱一位小青年。

  妙回情书

  观众对翁双杰十分喜爱和信任,把他当做知心朋友,经常会写信寄给他。翁双杰很重视这些观众来信,每次收到信件后,不仅亲自逐封开启阅读,还会把这些书信放在写字桌上,见缝插针写回信给他们。他在信中与中老年观众交流健身的心得体会,鼓励青年观众热爱生活,珍惜人生,为祖国多作贡献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有一次,翁双杰竟然还收到一封求爱信。写信的是位妙龄姑娘,似乎对翁双杰特别钟情,在信中单刀直入,大胆表白:“目前,我还没有男朋友,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?”来信里还附上一张彩色照片,上面就是那位妙龄姑娘的倩影。翁双杰看完信和照片,脑袋顿时嗡了好几嗡:“真要命,我偌大年纪还交桃花运?那姑娘一定以为我还是个未婚青年呀,其实,我已经有外孙啦。”于是,翁双杰立即回信给那位姑娘,开门见山地说:“你肯定是位非常非常可爱的姑娘,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你,真的!但是,我不能做你的……老公,我愿意做你的……外公。”落款:“55岁的老翁双杰”。

  心系观众

  步入老年后,翁双杰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,更不愿意参加演出。他有位得意门生名叫宋国华,师生情同父子,宋国华索性改艺名“小翁双杰”。每次,我看见小翁双杰就会问候他的恩师翁双杰。小翁双杰告诉我,翁双杰先生身体一直不错,与女儿住在一起,颐养天年,只是不太愿意与外界接触。

  三年前,在一次曲艺界聚会上,我意外地遇见了翁双杰先生,他在女儿的陪同下,兴致勃勃来到现场。真没想到,已经83岁高龄的老翁,依然神采奕奕,动作敏捷,娃娃脸上挂着他特有的招牌笑容,唯一的变化,就是满头银发,透着他那艺术家功成名就的淡定风度。

  我向翁双杰转达观众们的问候。翁双杰激动地说道:“我也很想念观众朋友,真想一家家去拜访他们,但是毕竟自己八十多岁了,力不从心了。请转告大家:我身体蛮好,福气更好,两位女儿对我非常孝顺,为我改善了住房环境,现在我住在大房子里享清福啦……”我问他:“你愿意上台演出吗?”老翁沉默良久,轻轻叹了口气:“唉,我真的老了,不愿意让观众看到我白发苍苍、老态龙钟的样子,因此,只能谢绝舞台,说心里话,我希望留给世人的形象是位永远年轻的‘小滑稽翁双杰’。”

  此情此景,仿佛就在眼前。可是,翁双杰已经远离我们而去。可以告慰这位86岁老人的是,他从事一辈子的滑稽艺术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正在被后辈们传承创新,这朵江南奇葩正叶茂花红。

转自–上海文联 作者:王汝刚

转载请注明:上海曲艺网 » 追忆滑稽表演艺术家翁双杰:年轻的老翁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